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撒哈拉的故事

来源: 中西文学城 时间:2021-08-13

【编者按】:记得有一次我在看三毛的书的时候,看着看着就抱着她的书睡着了。而三毛却出现在我的梦中,与我是如此的近,亦梦亦真,梦醒后久久不能自已。

提起三毛,我想起——美丽的,固执的,孤独的流浪的....三毛。

作为一个颇富传奇色彩的女作家,三毛是多面的。

读《撒哈拉》,便发现三毛思维的跳跃。她若即若离,仿佛触手可及却又转瞬不见。她是蒙着黑纱的神秘女子,你眼睁睁的看着她,她眼底挑衅的笑,却永远无法走近她,揭掉她的面纱,看清她的真面目。

记不清几岁,初听妈妈讲三毛。她年少时的偶像,那个时代的畅销女作家。概念模糊,心里嘀咕这女作家形象一定邋遢,没准是孤儿,身世凄苦,营养不良。除非如此,任谁也不会叫这样一个可怜的名字。当听到“流浪”,“自杀”这两个词时,我彻底困惑了,一心想找到这两个词的联系。什么是流浪?去哪里流浪?她不快乐吗?又为什么自杀?类似这样的问题久久萦绕心头,严重超出我小小脑容量的负荷。索性蒙头大睡,再不想其他。不过,三毛这个名字算是印在心里,画了一个问号,难以释然。

大学后,才窥见三毛之一斑。怎样描述“初见”三毛的感受呢?高,出奇的瘦,棱角分明,用现在的话说是有一种病态美。三毛是那种你觉得她美却说不出美在哪里的女子(如她的文字一样)。

我并不了解三毛,书也只读了一本(后一半还是在火车上读完的)。但我却不认为三毛悲伤。作为一个才华横溢的美丽女子,三毛乖张骄傲,却并非张爱玲的凌厉;矜持,却也不如林徽因般温婉。张爱玲写市井生活,林徽因着眼*社稷,三毛却只关心自己的小天地,柴米油盐于她说来,是琐事亦是趣事。

在《撒哈拉》中我读到的三毛,像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女孩,永远兴致勃勃,不知疲惫。她遇见了一生中很懂她的人,那个人愿意陪她去撒哈拉,愿意带她去荒山拾小乌龟和贝壳,愿意给她万分宠爱,容忍她的坏脾气。

因为荷西的宠爱,三毛找到了很初的自我,她依赖荷西,像小女孩儿依赖她的父亲。她肯为她洗衣做饭,做个寻常主妇。而荷西则给她无条件的包容及欣赏,三毛快乐,像是重新回到少女时代般的,心思单纯,无忧无虑。她的心里只装得下她与荷西浪漫的小幸福,他与她的小生活里点缀这琐琐碎碎的小情趣。

但我不得不接受三毛自杀的事实,这样可爱的女子,他的快乐是真的,她的幸福也是真的,她的微笑是真真发自内心并且能够感染沙漠的。但她的荷西走了,她的宝贝丢了,她的世界暗了,她迷路了,她累了....

是谁说的,太阳死了,云朵照常飘。

三毛的梦醒了,她再一次看清了这冰冷的现实世界,她的挚爱把这个迷失的小女孩丢在她陌生的世界里。她再一次愤怒了,她要报复他,他违背了给她的诺言,她要亲手毁掉他很爱的宝贝,她安静了。

据说,三毛是用一只丝袜上吊自杀的,我相信,这是她留给世人的很后一个玩笑。

无论《撒哈拉》中的三毛是不是全部的三毛,她都是很初的三毛,很快乐也很坚强,有着一颗水晶做的玲珑心。

 

 

“我知道你性情不好,心地却是很好,吵架打架都可能发生,不过我们还是要结婚。”

——荷西

 

亲爱的,写三毛也是写自己。我没有三毛的才气和性情,但我同她一样敏感脆弱,我的心需要一个宽敞的温房,每天调试温度,供给营养。我有预感,我的心终有一天会枯萎,没有生气,不似今天这样,反复无偿。她像一个生了锈的老钟,闷闷的,再也没有波澜。但是她没有死,她就这样,闷闷的,不感动也不欣喜,更没有焦躁和悲伤。她只是日复一日的,机械的重复自己的话。“咚咚”,“咚咚”.....偶尔“吱呀”一声,因为她也十分厌倦这单调的生活。

她枯萎了

【责任编辑:若水浮萍】

中医治疗癫痫病疾病
昆明治癫痫价格是多少
癫痫病应怎么治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