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思念总比西湖瘦

来源: 中西文学城 时间:2021-08-28

雨苇的思念寂寞平和地生长着,长成风中的柳条,长成水边的丛蒿。

总是刻意给自己创设一些出神的时候,比如出门看着要下雨,却不带雨具,半路上雨打下来时,雨苇就可以到屋檐下躲雨,凝视街心溅起的水花,偷得半刻休闲。

余秋雨的《夜雨诗意》有一段很好的话:“你用温热的手指划去窗上的雾气,看见了窗子外层无数晶莹的雨滴。新的雾气又腾上来了,你还是用手指去划,划着划着,终于划出了你思念中的名字。”

雨苇想,自己在窗玻璃上划着划着,会划出思念的名字吗?

在银行取款,雨苇常不刷卡,而是去排号机按出一张小纸条,然后坐在大厅的角落里等。

这样雨苇又可以享受片刻的惬意,静静出神,静静地想。

“想告诉你,我在银行等的时候,曾看见一对衣着朴素的年轻夫妻,他们携手进来,又携手出去......他们不美丽,也不英俊,年轻的妻子已有微现的身孕。那相扣的两手,告诉人们他们平凡的幸福。”

“如若有人,与我两手相扣,或者类似的形式.....女人是多么奇怪的,那么的喜欢形式......甜甜的话,也是听了一遍又一遍还不够,一两个月前的就不算数了,多么想要他重新说......”

“有朋友问过:‘有了爱情,喝清水也饱吗?’我说:‘那是不可能的。但有了爱情,吃红薯木薯也饱。’我很傻,是吗?”

眼前又有什么牵引了雨苇的视线?

依稀见到大厅那边有一个人,一米七以上的身材,白皙皮肤,微卷的黑发,西服革履,正和身边的人讲着什么。那身形颇似思念中的他。“该不会是他乔装来看我吧?”雨苇想。她不好意思盯人,就把目光移开,再移回来时,却再也寻不到了。十多天后再去,又见到了。原来他该是大堂经理,此时正和几位储户说着什么。身高,胖瘦,特别是那微卷的头发......深深思念的人日常就是这样的吧?那身形的移动,略弯腰,挺起,说话辅以手势......噢,朝朝暮暮如故思念的人就是这样的吧?雨苇忍不住一次次将目光无意似的移到那里,迷迷离离,充满甜蜜的想象......

“真恨不得告诉所有的女友,所有的人,千百年来,千万人中,文学作品的,电影电视的,很动人很向往的,我遇到了……来到世上一遭,有幸遇到一位值得爱的人,可以爱他,而他也明白,就足够了,就不枉走这一回了......”

“任何的幸福赐给你都是应该的,如果有幸福向你走来,你要握住她……”雨苇默默地想,脉脉地说。

可是,可是他说:“你就是我的幸福。”

“从来没有人如此,打动我的心......听过这首歌吗?”他说。

雨苇还能说什么呢?一首首音乐已经是一个个美丽的场景,一段段美好的回忆。如今很爱莫过于《烟花三月》了——

扬州城有没有我这样的好朋友

扬州城有没有人为你分担忧和愁

扬州城有没有这我这样的知心人

扬州城有没有人和你风雨同舟

烟花三月是折不断的柳

梦里江南是喝不完的酒

等到那孤帆远景碧空尽

才知道思念总比西湖瘦

南昌癫痫病医院
很新治疗癫痫病有哪些
小孩癫痫病发作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