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冬天在这里展开

来源: 中西文学城 时间:2021-10-14

【导读】:在小兴安岭寒冷的冬天,大声喊,声音都被东住了,也传不远了。空气中总是弥漫着白雾,遮住了远山,也遮住了近入的景物。那是一种别样,引人探个究竟的,纯白的美。

小兴安岭在在这个季节是冬天,勿庸置疑。因为从十月十五日起至现在三月初,五个月的冬天已经过去了。邻家的狗,此时在空旷的世界里,像博客一样,在毫无目标地叫唤,叫得特别凄美,好半天,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让人心焦。我在想,在冬天的雪地里,留下了有我多长的脚印。

每一个季节都是冬天,如果心灵是冬天。

我真的已经忘记了,或者说感觉不到,我是一个人行走在这个世界里的。我不是女人,如果我美丽,美丽对我也不重要。聪明我或许有点,但我有另一个短板,那就是我没有朋友。我的财富之桶里有多少水,用现在流行的话说,是以我没有朋友这块短板来决定的。所以人人都对我心安理得地趾高气扬,并且就这么延续了许许多年,而没有一刻感到羞愧。

因为心灵里有冬天,我才更真切地看到了冬天。那幅图画在我的心中定格了许许多年,从来不曾改变。我和我认识的几个人,在日新林场,那是一个真正的荒芜的,不用加劲的描写,就非常荒芜的地方,荒芜到,火车停得人还没站稳,就启动了。大概是去捉鸟吧。我站在那树林边下,脚步下是无边无际的雪野,壮观,辽阔,苍凉,沉寂。枯草在风中抖动,像是一种难言的意象。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冬天它还没有倒下,像一根钢丝在那里,与天地同在。在这寂静的山林中,我还幼小的心灵,感到了世界有多大,而我有多小。我之所以小,是因为我没有朋友,更没有女朋友。我很想知道有女朋友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可是没人跟我谈这个我很关心的话题。刺骨的寒风在我的脸上刮过,我在想未来会是个什么样子,我的那个漂亮的新娘,又何时会那样皮肤白皙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呢。看来是不可能了。

然而我所料还是出现了误差。日后的生活,不断地让我瞪目结舍,一直到今天,还是在让我不断地噔目结舍。于是这冬天的风,也就那样啸叫着,一次次地吹过了我的心灵,很后无影无踪。

我从此就面对现实。

面今天,我写着所谓的美文,相差一字,其实与美女有着天壤之别,我又想什么呢?我又能想什么呢?我什么也想不了。

我是头一次看眼前这部手机,头一次,注意到,它的外型,时尚,美观,而且还有一种冷的质感。我记得这种质感以前是属于钢笔的。现在钢笔变成手机了,丑女通过整容,也可以招人喜爱了。原来长相和性格没有关联。

屋子里温度有些冷,我蜷缩在被里,笔在纸上沙沙地响着,有些苍白与鲜绿,当然,也可能有某种香气。我想想了自已的一句名言,当你有求于人的时候,所有的人将突然站在你的面前,让你措不及防。

现在是冬天啊。

在小兴安岭寒冷的冬天,大声喊,声音都被东住了,也传不远了。空气中总是弥漫着白雾,遮住了远山,也遮住了近入的景物。那是一种别样,引人探个究竟的,纯白的美。树枝也总是挂上了厚厚的白霜,显得更加动人与沧桑。河面的冰有两米厚,让人想到了寒冷的程度。扒开雪下暗黑的冰,与恍若隔世似乎有着某种关联。于是回想起,发年在冰面上玩爬梨时的情景。那时心里只想着未,未来也许总是冬天。

侧耳细听,好安静啊,原来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原因是,不会有人来。似乎在表明,我一个人,在与一个世界对抗。然而,客观地讲,这并不证明我的实力超群,或许恰恰相反。

那狗已不知何时偃旗息鼓,就如同博客没有人推荐,没有人知道它的途径,也就只能深居闺阁,无人知晓,也没有机会抛头露面。后来听说潘金莲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开始写博客了,深挖了自已视生命如儿戏的严重错误。这对世界来说,无论如何是个好消息,可喜可贺。

冬天还有哪些美丽的景色呢?

比如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在卖糖糊芦,可是那些美丽的少女并没有上前去卖,而是一头钻进了服装店,再也没有出来。那一串串的红艳艳的,挂满了糖的甜的糖葫芦,就多秒有了些黯淡与萧瑟。

还有,天气太冷了,街上的行人少多了。也许俊男靓女坐在一起,在温暖的屋子里打麻将吧,其乐融融。在此为发明麻将的人深表谢意,记忆力好使,也可以威内一把了。不由感叹,生活竟然是如此的美好,还有什么要奢求的呢?

还有今年雪下得好大,在记忆里,大河的冰面都是可以行走的。因为有路。没有路也可以走。今年试着走了几步,陷了进去,好深,灌了一鞋的雪。这大雪,好美啊,天地间,只有白色了。雪不够大,就好像衣服不够新一样。这大雪,就如同少女的衣服,新的,纯白的,雪白的,白得让人赏心悦目。而大雪纷飞之时,走在雪里,感觉关壮观,还有这人间,那是多么难得的事。

我用手机记录下了一些影像,在那些鲜明而又清冷的黯色调中,以为可以永远。但很近心就懒了。

阳光不知在何时出来了,还很强烈。狗又开如叫了。十六块玻璃窗外,栅栏被窗格隔开,高低起伏,如同山脉的曲线委婉而雄浑。穿过那些细缝,是青蓝的天空。没有看到白云。太阳光在蓝窗框反射过来,有些刺眼。

刚才还看到,如白雾一样,一吐一吐的炊烟,现在不见了。炊烟是美的,这感觉不太好表达,于是就一遍遍地说,看,炊烟,炊烟。在黄昏的时的味道,也很独特,让人心生联想。古往今天,或者人生如梦什么的。这是人间的烟火气,也常让人想念不已。在这小兴安岭的冬天,在大山深处的这山坳里,冬天是以这样的方式展开的。我看到了过去,现在,未来。那些录魂会被很终于洗净,然后被安放在天堂,上帝对我这样说。我的身影穿过科闰,留下了一长串,歪歪斜斜的脚印。身后太阳光下,闪炼的是亘三的苍凉。

【责任编辑:可儿】

哪里治疗癫痫好
广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正规癫痫医院是哪家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