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细雪·春花

来源: 中西文学城 时间:2021-08-13

细雪

这个冬天,无雪。

每每看到长街上车流泛起的阵阵灰尘,就盼望一场冬雪的到来。

昨夜,下雪了。淡灰色的天空细雪纷纷,伊通河一片晶莹。虽然没有期望中的漫天飞雪,但终于有了冬季的象征。

雪,薄薄的一层,尚没有完全覆盖住草坪区那浅浅的枯黄。甬路细微洁白处,落下了重重的脚印。

落雪之夜,正是元宵节前夜。手机滴滴响起,传来友人的短信:“如果明天雪漫春城,那就是我写给你的长诗。”

心暖暖的感动。小小荧屏,短短词语,这古意而闲雅的文字,让我有了想写点什么的冲动。

那是个含蓄的年代,连相思都是静悄悄的。当年相识,羞涩羞怯,没有牵手,更没有拥抱,只是有过相隔丈余的月下漫步,那时真的很傻很纯真。

一直遗憾,没有接到过自己喜欢的人写的情书。年轻时常常想,如果能接到一封火辣辣的书信,将是多么快乐的事。由此,便羡慕徐志摩和陆小曼的《爱眉札记》,羡慕鲁讯与许广平的《两地书》。那份赤诚之爱,细细读来,字字动情,句句留香。那些泪水和深情凝结的话语,让每一个品读的人深深地沉醉着。

如今,年纪大了,已没有了这份奢求。但今天内心深处还是渴望读到那雪漫春城的长诗。

春花

清晨醒来,看窗外的新年,流光溢彩。

小区的院子里铺满了落红。那一堆堆的粉碎的爆竹纸屑,炫耀着去岁今春的喜庆。楼区家家的门楹上都贴着漂亮的春联,红笺金字,墨迹豪放。还有大门上悬挂着的圆圆的红灯笼,俗俗的大红,盈盈的喜气,让人暖意丛生。

有客来访。

两只小麻雀落在我家的窗台上,精灵古怪,探头探脑,点点啄啄,仿佛向我致意。

不敢失礼。我赶紧起床,轻轻地靠近窗口,想与小客人打个招呼。不料小小麻雀特警惕,马上“扑棱棱”地飞起来,落在窗下那棵树上,在疏疏朗朗的枝杈间升腾跳跃,象极了两个小小的惊叹号,点落在红尘里。

送孩子上学,必须横穿亚泰大街到对面的公交站点上。绿灯亮起时,脚步匆匆穿行在斑马线上。每一天在生命不同的时刻,都会遇上不同的人。这个清晨,有两位年轻的情侣手拉手边走边笑,蓝天下那一份明朗的笑容也感染了我,谢谢他们在这个瞬间陪着我走过这条横道。

车行至岭东路,下车后目送孩子跑进泡泡少儿英语学校的大门,自己则慢慢悠悠地走向劳动公园早市。

街角处,繁华热闹。卖胖头鱼的,卖大鹅的,卖冻梨冻柿子的,还有卖鞋垫手套的,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穿了一件鹅黄色的棉袄,头上带着一顶米黄色大大的毛线帽,挎着一个竹篮,里面放满了鲜花。一枝枝一簇簇包在漂亮的花纸里,外面用报纸罩住,只微微地露出一个小小的花头。寒风薄雪中,那份绽放的美丽,惊动了整个春天。

旁边走过一位穿红色羽绒服的姑娘,微笑着问卖花女孩:“小妹妹,这花多少钱一支啊?”小女孩没有说话,但出两只手,左手伸出食指,右手攥成一个拳头。哦,明白了,10块钱一支。

走进菜市场的时候,我手里多了一枝花。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我的挎包里。回家的时候,把它插到电视柜上那漂亮的水晶瓶里,然后,看花也从容,绿也随意,心生欢喜。

立春已过。窗外,细雪还在纷纷扬扬。当这些来自天上的小精灵落入凡间时,冬天老去......

癫痫病治疗医院排名
郑州市癫痫去哪看好
哈尔滨市怎样治疗好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