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风的灵性

来源: 中西文学城 时间:2021-08-27

人是有灵性的,正如人能够在其他人深陷险境的时候意识性的去帮助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受伤者的痛楚,我们将这称之为人的灵性。

风也是有灵性的,它总是在下大雨的时候吹过,那时候的风便披上了勇者的战甲,风总是能够强过雨的,那时候的我们在雨中便没有办法撑好手中的雨伞,因为雨总是能适时的把伞吹翻过来又或者吹掉下去,雨水打在脸上格外的清冷,这时我们边说风也是有灵性的。

村子里面是下了雪的,走在地上还能够听见雪与鞋相互摩擦的声响,像一曲无言的哀歌诞生在这样清冷的季节,可是,走在路上便能够发现,田里的油菜仍然泛着迷茫的青色,树尖上的松针仍有穿透一切的可能,这边是风吧,将其悄悄吹落,带给人那猜不出谜题的感觉,透露着明媚的忧伤。

村子里的风还有方向,南边的风也总在南边,它要去北边便是春天来了,不然它不会跑到北边去串门子,那千树万树散开的花瓣,便是去北边的礼数;那出落的伶俐的麦苗便是去北边的敲门砖;北边也是派出来了使者的,这不,春天姐姐爽朗的笑声迎面而来,笑开了桃花,笑绿了柳芽,笑疼了孩子们的小脸。

很多时候风会打架,会打架的风不是同一家的风,例如南边的风是不打南边的风的,即使嬉闹也是温柔的,我们见到在路上打架的风,都是不同族的,他们不懂得怎么和彼此相处,不懂得见面的方式需要温柔。打闹就是他们的方式,这一次打过之后,下一次他们还会打的更凶,但是却只是他们两个人的战争,是不会上了南北两家的和气的,来年的春天他们还是会和各个大家长见面,这时候见到彼此就安静了许多,毕竟在家长面前他们还是孩子,不得放肆。

夏天变成了孩子们的天下,家长们是不会管的,于是夏天的风便能够吹起屋檐上的瓦片也能够卷起大片庄稼,灰尘在这个时候总是让人恨透,让人想起那个无烟的秋天。估计是闹得太烈,家长们发话了,让南边和北边不能够掺和在一起,这样以村子里那条河流为界,都显出了不一般的静默,南边的风便有了怨气,这样南边无论什么都比北边晚三天,南边的人家看见北边的高粱熟了便知道自己也要准备好镰刀准备好背篓去背高粱了,这样的日子只要平复了南边风的怨气,便就好了,像春天像初夏便没有那么明显,便是我们村里人才认得的,别人见了,怕还以为是这南边的人作孽了,这老天都惩罚了吧。熟识的人都是知道的,南边和北边的人并没有明显的收成差异。

风也有风的脾气,他不喜欢家长们厚此薄彼;风也有风的秉性,他们闹一下可以但是不会让人讨厌的。

我喜欢风,喜欢他的无拘无束,喜欢他的自由自在不惹这满世的铅华,不沾染这未落的尘埃。

风的这灵性可是比不得人的,若与人相比,他们便多了一份实诚,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去依靠,想靠着风寻找一个今生的宿命。

西安看癫痫正规医院
哈尔滨那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癫痫病不能吃什么药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