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曾经,一场雪

来源: 中西文学城 时间:2021-08-13

【导读】:窗外,白色笼罩着孩提,壮年,老年的大地,而我,似乎比打的快走一步,在死亡的悬崖观赏*一场雪景,那些事,那些人,我把他们称作“曾经”。现在,何需余下那么多留恋,看一场雪。

 

屋前屋后的雪或许已经飘飞了整整一夜,屋顶则像雪线一样划分开天地的差别。

一曲《空城》让我回忆往昔,那曾经踏过的脚印掩盖在哪一片白雪之下;那曾经见过的人事飘摇在哪一朵雪花之中;那曾经路过的风景隐匿在哪一阵轻风之畔。正如一人所言:贪恋世间千般好。理不清疏密参差的生命,终是留恋在这北国的*一场雪中,又怎能不承认自己仍昏睡在昨日的那些曾经种种。

从没有赞美过雪,从神圣的天堂带着纯洁的六边形降落在人间。覆盖在尘世的污秽与纷杂之上。阳光下的影子渗透着十字架的救赎,像是没有虔诚也可自救的圣殿,每个人因此走进了自己的内心。

屋前,狂风肆虐,却不见哪一朵雪花徘徊,优雅无声地落下,一切都显得那样随意,或许它们也懂得什么叫命中注定。如果你不碰它们,它们比你更长寿。如果你轻轻踩上去,那些吱吱呜呜的响声不是嗫嚅,是它们在告诉你:“你踩到了别人留在这里的故事,是讲给你也听不懂的故事。”

屋后,清风摇曳,夹杂着水汽的风给人以清爽的感觉。*一场雪,当真与众不同。雪花似听着风吹奏的圆舞曲,在我的窗前翩翩起舞,那曼妙的身段让我联想到穿着白纱的舞女,娇媚而质朴的眼神倾吐着女子生命中那些美好的往事。不要痴迷,这一瞬间在雪花一转身的时候便消失殆尽。也不要失望,这雪花漫天都是。

屋前屋后,是往事与现实的反差,是自己与他人的足迹,而在这场雪中,我们不会相遇。屋子中间摆放着筋疲力尽的自己。昨夜,是谁在我耳边哭泣,我贴着她的脸轻语,静静睡去。我却再也记不起那人的模样。岁月流逝,这样的梦,只有一次,足矣!而这场雪将它封存在那一夜,今宵,梦醒人还。

或许,这雪掩不住许多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那就不必躲躲藏藏。让往事和雪花融化在掌心,渗透脆弱的皮肤,流在炽热的血液中贯穿生命。而所有的一切都不再留在记忆中,了断牵挂与哀愁,像雪一样,落在地上,谁踩到的时候,发出一声美丽的呼唤,千里之外,心跳告诉你,那场雪里,有人知道了你的故事……

窗外,白色笼罩着孩提,壮年,老年的大地,而我,似乎比打的快走一步,在死亡的悬崖观赏*一场雪景,那些事,那些人,我把他们称作“曾经”。现在,何需余下那么多留恋,看一场雪,赏一瓣雪花,人生能顿悟。微笑是大地与人类的权利,而天空看着他们,只是,让这场雪继续默默地下着。

曾经,一场雪披上圣装的棺木。如今那曾经被钉在其中,看着窗外不停的大雪。或许在这一天或未来的某一天,这雪会将我掩埋……

[责任编辑:男人树]

吃药可以治疗癫痫病吗
军海医院
北京专业看癫痫病医院在哪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