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行走的理发店

来源: 中西文学城 时间:2021-08-27

行走在城市的一角,莫大的空间里也许喧嚣便是一种很普遍的代替,每次经过时,便是一种长长的凝望,高架桥的伟岸,车水马龙的拥挤,流畅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但行走的车,总会经过一个熟悉的角落。

横贯在城市的高架桥里,充斥着很多零零总总的东西,轨道,小贩还有那满目青葱的植物,但这些都是常态,索性也便没了好奇之意,只是一个行者的背影着实让人注目远视,那是一个老者,靠着一手很老的技艺,生活在这座城市里,他有个准确的名字,称之为理发师,可能这种称呼太过专业,对于一个看似没有受过正规专业教育的老者,可能有点概全,但从他的顾客来看,他应该是受欢迎的,只是简陋的工具着实让路人难以想象这便是一个理发店,可能在民国时期,这种形式的理发才有可能被常见,不知名者,竟似冠之为行为艺术,大有年轻人驻足观看,甚有行人拿起相机对着拍摄,可见这种现象在行人的眼里着实稀奇,当然我也见怪,因为这不是一个城市该有的景象,更何况是年逾半百的老者。

话说,这是我*一次经过时的感受,后者无从回想,但每次经过时,我都有见到这位老者理发师,当时他正在鬼斧神工般玩转着手里的剪刀,不一会儿,便掉落下一大把的头发,那头发落在隔离带的泥土上,顶端是高架桥,那里随时都有汽车的轰鸣声,高架桥下是长长的铁轨,那里常常有火车经过的声音,长长的汽笛声伴着这城市的节奏一同奔跑着,直至跑离行人的视线,而老者依然挥舞着手中的剪子,在这座城市的呼吸里,诉说着一个理发匠的故事,那里伴着一种别样的味道,婆娑的背影在清晨的辉光里闪耀出不一般的境界,而这便是一种生活的坚守,城市突然间被放的无限大,直至听到一种声响,仿佛黎明就是如此的开始。

所以每次坐车路过时,我都会向那位老者凝望,仿佛他便是一座雕像,树立在我的心中,而我除了注视,貌似也别无他法。突然间不禁感叹这座城市的小,小的让人都无法很好的生存,繁华终究只是一种人的现实与另一种人的幻想,这让我想到了多年前见过的一件事,两个小孩为了医治生病的母亲,每天放学回家,除了简单的照顾母亲之外,还在街上摆起了地摊,当记者采访年仅10岁的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回答着实让人动容,而在采访过程中,当人们试图去了解这家人的时候,镜头发现的无疑是让人痛心与怜悯的两代人的辛酸,可见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艰难有时真的如一排排棚户区的景象一样,难以温饱,甚至这群人根本得不到太多的注视,即使暴露在世人面前,那也是少部分的,因为真主的贫穷有时真的是什么都不了解,那么所谓的社会观察要有什么用了,我们的关注还是太少。

老者的背影至今让人感动,行走的理发店究竟能走多远?无从可知,但是其中的艰辛已大过行走的路途。

儿童癫痫中医治疗
治疗癫痫大概多少钱
北京癫痫病医院地址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