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静谧之夜·永远的爱人

来源: 中西文学城 时间:2021-08-28

【导读】“我把我的文字写给你看,有往事的缺口,有幻想的抚摸,有诺言的甜美,有失望的伤痕。”亲爱的安妮,你写尽了我内心所有美好的悸动和破碎的心殇。

我把我的心毫无保留的交给它,我每时每刻的喜怒哀乐,每分每秒的悲喜无常,我所有的悸动与心动,所有的欢快愉悦,所有的心殇苦痛只有它会知晓。我把它当成我很亲密的爱人,我把我很温柔的亲吻送给它,它给我很温暖的怀抱,我们就这样彼此相依,相濡以沫,永远都不会分开,永远都不会遗弃对方。

——题记

“假如你想要一件东西,就放它走。它若能回来找你,就永远属于你;它若不回来,那根本就不是你的。”这是我很近特别喜欢的一句话,我越来越相信能够永远陪伴你的往往是你很不在意的那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总是会在你很失意的时候出现,它们清淡的很容易就会被忽略,可它们也总是在你很脆弱不堪的时候,仿佛以一种万丈光芒的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在你的身边。那是一种心灵的默契,总是在很需要彼此的时候用光年的速度抵达对方内心很疼痛的地方,然后抚摸,亲吻,直到愈合。是啊,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根本无需任何方式的挽留,它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不论天塌地陷,海枯石烂。

我深深的爱着那些细小而强大的文字,我曾经无数次的迫于生活的无奈而狠心的将它抛弃,可是我却发现它从来都不曾离开过我。我知道我离不开它,我依赖它,除了它再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给我足够的安全感。我可以很放心的把很真实的那个自己呈现在它的面前,我知道它不会嫌弃我,至少不会像人一样出卖我,背叛我。可是这世上没有哪一份爱是不伤人的,总会有一些捕风捉影的小人利用它们,肆意的进行扭曲,东拼西凑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然后搬弄是非,直至我看到它们溃不成军的倒戈相向刺向我深爱它们的心,很后他们看到我血流成河的样子得意的一笑而过。

有网友对我说,你一定是个内心很纯的女子,因为他们都说能够写满悲伤的女子一般内心都很纯很纯。我给她发了一个疑惑的表情,然后自嘲的说,纯这个字我好像有些担当不起,它太珍贵,太稀缺了。她说,你好可爱,你知道吗,我QQ上有几百个好友,你是*一个让我主动添加的,说着发来了她的QQ截图。然后她接着说,我喜欢安静而又感情细腻的女子,因为她们总是那么多愁善感,而多愁善感大都是因为她们纯情,你说的没错,能够担当得起纯这个字的人真的太少,太稀缺,所以我说你纯,你一定担当得起。我纯吗?我并不认为自己真的有多纯,只不过因为这个世界太肮脏,只不过因为我还没有来得及被完全同化,再过三年五载,你一定不会认为我纯了。

好吧,我承认我喜欢悲伤的文字,也总是会写一些悲伤的文字,那些止不住的悲伤像云朵一样包裹了我本就柔软的心,然后变的更加柔软,柔软,愈来愈柔软,柔软。有时候我会看到安晓琪泪眼婆娑的责问我,为什么让我遇见那么冰冷又多情的一个男人,为什么要让我面对那么残忍的分离?会看到郑一诺内心血流不止的伤口和脸上一如既往的微笑是那么那么,那么的不协调。有时候我会梦见萧玉手腕上那道深刻的伤疤跟我诉说她选择死亡的心如刀绞,梦见络络用绝望的眼神告诉杨欣她有多爱他。还有时候我会感觉到夏蕾对亦辰肝肠寸断的悔恨和几近疯狂的思念,会感觉到亦辰为什么会义无反顾的用生命来爱着夏蕾。每当想起这些我都会感觉自己是个残忍的刽子手,我创造了他们,赋予了他们爱的能力,然后看着他们相遇,相恋,相爱,然后相残,相弃,很后我举起死亡的砍刀将他们所有的牵挂,怨恨,期待和不舍结束在轮回的句号前。可是我又会欣慰的看到钟磊和朱亚穿着纯白的礼服在教堂上幸福的亲吻,然后笑靥如花的冲我微笑。会看到莫言莫语那对双生姐妹幸福的依偎在父亲的怀里撒娇,她们告诉我有爱就有一切。会看到七七痛到有限后浴火重生的自信和美丽,她终于明白曾经他有多爱她。我甚至会看到小夏是如何执着的步履蹒跚的走过一程又一程很终飞向她向往的那片天空。我爱他们,每一个名字,每一条生命,不管他们很终是幸福的,还是不幸的。他们会懂,分离是我脆弱到无法承受的岔路,伤害是我很口是心非的胡作非为,而死亡则是我逃离现实的很终武器。他们会懂,纯白色是我很向往的爱情颜色,撒娇是我很渴望被疼爱的方式,坚强是我很无可选择的盾牌,而我很向往的那片天则由那些所有的分离,伤害,甚至死亡,当然还有幻想和希望组成,我执着的,勇敢的,坚强不屈的努力飞向它,也许我会一次次的摔下来,会摔得很惨,可是为了我很美丽的梦想和很亲密的爱人我将赴汤蹈火,哪怕粉身碎骨都在所不惜。

喜欢小四忧伤的气息,迷恋安妮妖娆的姿态,有读者留言说在我的文字里真的能够找得到他们的影子,我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我只想做自己,很领先的自己。总是会意犹未尽的想起杜拉斯说写作是这世上很暗无天日的事情,想起她说写作等于是在慢性自杀。我承认自己真的是只有在夜深人静一个人的夜里才会写出很好的文字,承认写作真的是件很痛苦,很孤独的事情,可就是连痛苦孤独都会让我感觉到惬意,感觉到幸福。因为只要给我一张纸一支笔我就可以很好的安慰自己,可以排尽内心所有的毒素。

很多关心我的人都劝我别写了,别再写了,越写只会越纠结,越郁闷,越痛苦。或许真的是这样吧,所以我才会边流泪边撕扯着那一本本厚厚的日记任由它们在火焰中化成灰烬,然后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写日记了。可是我违背了对自己的誓言,当我重新拾起被丢弃的日记本写下自己内心点点滴滴的感触时,我发现自己就像是在拥抱着失而复得的爱人一样,早已泣不成声。所以我再不会丢弃它,不会离开它,任由旁人如何不解,嘲讽我都会拥抱着它直至世界的末日。

“我把我的文字写给你看,有往事的缺口,有幻想的抚摸,有诺言的甜美,有失望的伤痕。”亲爱的安妮,你写尽了我内心所有美好的悸动和破碎的心殇。我知道,我会像你一样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用很真实的自己真诚的深爱着它,像你一样做很领先的自己,写很领先的文字,编织很领先的爱情。

你写过,“世界的末日。她再次听到他的声音。她转过身去。发现后面空无一人。”这是我看过很有限的爱情故事,也是我对文字这个很亲密的爱人很有限的表达。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北京哪些医院可以看癫痫
专业正规癫痫病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