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别样的心

来源: 中西文学城 时间:2021-10-13

梦给了心一个存在的理由,心给梦带来了行走下去找到了坚强的后盾。

一个人西湖的行走是寂寥的吗?看着三五成群结对的游人走过我身旁,斜坐在断桥的桥堤上时我不由得在想着。幸好这次的行走不是为了西湖的风景,幸好所有等待过后是真真的相聚,是可以相坐的相语。

其实一个人行走时关注的是时间就如在列车上只会想到此刻的你会在做啥,而不会过多的看眼前匆匆而过的风景。

总以为相见时我是可以在时间中游弋着。当想到将要错过很美的也是很早的相见时我感到了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恨不得此时飞跑而至。

就如我说的“踏破相思风雨来”,坐在公交车上的我看着突降的雨在时密时疏的敲打着车窗时,我只有无奈的笑笑:这就是你这儿的天气啊?幸好已备小伞一把。

数着还有几个站点将要走过,数着时间还可以为我留下多少心的想念时,眼睛时刻不离窗外陌生的一切。

终于到站了。雨依然在缓缓地落着。看着陌生却又感到亲切的周围,一直在想你会从哪个方向走出呢?

站在很明显的位置是为了能很先的看到彼此。

或许是在我低头看时间的一瞬间你从我前方不远的路口跑出的。

急急的迎向未带伞的你时心仿佛看到了暖暖的春天,心终于看到了向往的明天。

有过的瞬间就在脑海中深深的印刻着时,我知道情归何处情自安。尽管这一刻过去了足有三个多月,尽管这一瞬间对你说起时不止一次,尽管我知道这样的瞬间或许不会再次出现,所以我在一种情绪的驱使又让情感重走着那远去的瞬间。

此刻的你是否心如所愿的行走在你所想的路上呢?

有过的往事与瞬间就如一粒粒佛珠散落在心间时,我知道是情感这条线在串起着心的一切,就如手腕上的这串佛珠温暖着这个冬天。

因为是首先看到的是小说《孽子》,再看电视剧时竟有些对不上号,所以就看了几集后就奔结局而去。

也许是为何迎合人们的心理感受,我认为电视剧《孽子》结局是如人们所愿的。尽管李青的父亲在傅老先生面前没有原谅李青,可在除夕夜李青的父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感觉李青就在门外披衣起床唤着李青时,站在门外的李青犹豫不决的准备掏出钥匙听到父亲的喊声又跑远了,而打开院门的父亲却看到门前李青留有的纸袋掏出一本崭新的《三国演义》(因为李青的父亲很爱读这本书,只是那本已经翻看的有些卷边了)那种痛楚的失意是真真的写在脸上,刻在心里的。这一点小说中是没有的。

当李青又回到自己很初茫然无助园中那座亭子内看到同样年少孤单从家中跑出的罗平,他心里应该又想到了三个月前因肺炎早逝的弟娃,还有前些天好心收留被莲姐送走的小痴娃,所以他的爱又在燃起着,因为这时的李青有了自己的工作,不再靠与同性的肉体交易而活着。所以经罗平同意李青带着他在无人的大街上喊着口号奔向那个所谓的家时,音乐就此想起着。

一个人,一瞬间,一个故事就此让我看到了曾经的梦想与别样的青春。

人都会有误入歧途之时,人也会有失落之极,幸好在我开始想堕落时让我遇到了我的天使。我只是很深情的看了我的天使一眼,我就感到了我的罪孽是可以弥补的。所以我在追随着我的天使,尽管回声缥缈,尽管依然模糊,可心的清醒与理智是可以战胜无助与落寞在一次次徘徊之时。梦里依然会时能看到你的影子是因为心里想得太多而无法言说,只能在一次次对自己低语着“相逢是一种缘,想念便是缘上的那双真真的眼”。

有时沉浸在文字中不能自拔是为了一个梦的复活吧;有时会在自己心里某个时间段久久的不愿起身;有时会在碌碌中总会想到那双感伤的眼那是因为自己的心开始流泪了。我终究走不出我的感性,但我也不是那种在感性中失去理性的人。我放下我的精彩,我拾起着我曾经的想。

是的,一切都是为了心。

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都有什么疗法

热门栏目